在欧洲联盟成员国债信危机、新兴市场国家纷纷对投资採取管制措施等因素影响下,日圆出现持续升值走向,目前已攀升至近七个月来的最高点。虽然日本财经学者曾警告,日圆升值将危及日本经济扩张,而呼吁政府应施行管制措施,但现任日本财务大臣并未明确表态,财经人士表示,日本目前应会保持不干预立场,但不排除日后因升值过大而採取紧缩政策的可能。 在全球经济的复甦期中,欧盟成员国的债信危机可说是最大的问题,不但造成欧盟整体经济发展程度下降,甚至一度危及欧元的稳定性,为挽救投资信心,欧盟日前展开成员国内多间银行的压力测试,不过,由于成员国各自拥有测试资本认定的裁量权,使得投资者怀疑测试结果的真实性。而在复甦较为快速的亚洲国家市场方面,虽然新兴市场国家受到投资者的关注,但在境内热钱过度氾滥的影响下,新兴市场国家为避免经济泡沫化,而纷纷採取管制投资策略,因此,投资者便逐渐将资金移转到经济实力原本较强,管制措施也较少的日本。 日圆汇率一路走高,以过去三个月为例,日圆对美元的汇率已经增加了百分之七,一些着名的日本跨国性企业,也因为日圆持续升值影响,使得获利反而降低,为避免泡沫经济导致的大萧条重演,日本财经学者呼吁政府应该重视日圆持续升值问题,採取行动阻止升值,但现任日本财务大臣并未明确表示对日圆持续升值的态度。财经人士认为,日圆之所以升值,是因为投资者对日本的信心提高,如果太早干预升值,将会促使资金离开日本,此外,美国持续向大陆要求提升人民币汇率,也使日本还没有採取管制措施的必要,但也不排除日后因日圆可能过度飙涨而管制的可能性。 在台湾,依据中央银行法第2条第2款、第3款等规定,中央银行负有健全银行业务、维护对内及对外币值稳定等经营目标,因此,依据该法第34条规定,央行得视对外收支情况调节外汇供需,以维持有秩序的外汇市场;依据同法第38条第1项规定,央行得办理全国金融机构业务检查。行政院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也与央行、银行公会合作,对国内各银行进行压力测试,如果发现银行有符合银行法第44条之2第1款第1目规定的资本不足情形时,将命令银行或其负责人限期提出资本重建或改善计画;如认定为资本严重不足,则依据同法第62条第1项规定,派员接管该银行并勒令停业清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