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前台中市一所国小发生四名男学童遭男老师性侵的案子,受害家属对该名导师及所属学校,提附带民事诉讼。而原一审法院重判国赔新台币二千万元,不过经上诉后,二审台湾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昨(五)日却以国家赔偿诉讼程序违法驳回。因为二审判定落差太大,家属遭到突袭,实在无法接受如此结果而落泪。 谢姓男子为台中一所国小教师兼合唱团指导老师,自民国九十六年四月起,常利用午休、体育课、课后辅导或至校外上游泳课搭车途中等,以请学生帮忙做事为由,各别要求四名男学童至该校音乐教室旁教具室内,分别违反意愿而进行猥亵,使这四位原本为快乐无忧年纪的学童,遭受了最亲近老师玷污的残酷事实,幼小心灵遭受重创。其中一位学童母亲表示,她的孩子自事情发生后,常生怪异举动,让她做母亲的心痛不已,如今二审判决却如此,让她情何已堪。 原本一审台湾台中地方法院法官认为,刑事诉讼法第487条第1项所制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,本在提供被害人迅速、便利的求偿制度,使当事人间民、刑事纷争得以在「一次」诉讼程序中解决,兼顾了当事人的「程序利益」、「诉讼经济」及「避免裁判矛盾」。因此,对同法第487条第2项所谓民法,本不应侷限于民法法典,加上国家赔偿制度既应适用民事诉讼程序,且依国家赔偿法第5条规定适用民法相关规定,当事人应得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,依国家赔偿法规定诉请赔偿。 台中高分院却认为,国家赔偿诉讼不能附带民事请求,因此程序违法改判败诉。法官进一步解释,判决虽然驳回,但未实质审理,只是程序上国家赔偿诉讼不能夹带在附带民事诉讼张中,必须独立提起,况且国家赔偿法第10条第1项规定,请求损害赔偿时,应先以书面向赔偿义务机关请求,但该案并没有看到协议,因此判定此部分程序不合法。不过法官强调,家属声请虽遭驳回,但还是可以上诉或重新起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