针对国务机要费案陈前总统二位重要幕僚、前总统府出纳等涉案人员,监察院昨(三)日表示,如果当时这些重要幕僚群,能本于职责提出忠言,事情演变或许就不会这幺不堪,却反而服从,形同助纣为虐。因此,为了贯彻社会公义坚持的立场,相关行政责任仍不能免究,因此提案弹劾。 监察院说明,在陈前总统执政八年期间,总统府的机要专员沦为私人帐房,为数众多的不当支出、私人支出,皆由一家享受,全民负担,作法令人髮指。如果当时陈前总统身边的重要幕僚群,能本于职责,勇敢提出忠言,或是总统府的会计部门当时能够再捏紧一点,事情的演变或许就不会这幺不堪。幕僚及会计人员的服从,形同助纣为虐,为了维护国家会计制度的效能,并贯彻对社会公义坚持的立场,纵使被弹劾人绝大多数早已离职或退休,相关行政违失责任仍不能免究。 监察院指出,主计人员为除了经手人外最有机会明了事情真象的人,国家既制定法令明示其责任,又建构「主计一条鞭」制度,儘可能保障其独立,赋予抗拒所在机关长官的不当指挥与胁迫。但在国务机要费的舞弊案中,虽可看到主计人员尝试的努力,但遗憾的是,坚持的程度最后还是不足,仍屈于长官的官威,选择服从,放弃自己独立判断的责任,而未能履行职责,让会计制度的资讯与管控功能被尽情践踏。 此外,陈前总统的行政责任方面,依卸任总统副总统礼遇条例第5条第2项规定,卸任总统、副总统被弹劾确定者,不适用礼遇,可知对卸任总统仍有行使弹劾权的实益。宪法第100条原规定监察院有权弹劾总统,但宪法增修条文第2条第10项规定,将弹劾权改由立法院行使,惟似仅针对现任总统为规範,因此对此部份,究应由何机关负责行使及如何行使,目前制度上仍有疑义,将等相关案件全部调查完竣后,一併处理。因此,监察院依监察法第24条规定,对前总统二位重要幕僚、前总统府副秘书长、前总统府会计长、出纳等五人提案弹劾。